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山杏 >

牧人们冬 天在定居点生活、放牧

  草原深处,草原深处 水生 山杏,草原深处 水生,草原深处的爱,小说草原深处水生山杏,小说草原深处,草原深处生产队,草原深处的秘密,草原,嘎达梅林

  ShiJiarl Fengwu岩r南07 草原深处 期待中的开湖,总是那么神秘,不知不觉 冰面断裂,在夜晚堆积如山,白天却又化成 水。清冷、透亮,蓝得让人心里发慌。 走过冰封的湖面,结实、坦荡。见过湖面 盛开的睡莲、野菊。听过鱼儿在冰层深处游动 的声音。脚冻得麻木,孤寂的海心山就在眼 前,可说什么也走不到。真想和鱼儿一起走, 可一转身,就迷路了,辨不清哪是天空,哪是 湖面。 清明,湖要开了,往年在四月中旬,今年热 得早,城里的树都发了芽,青海湖怕是要开 天不亮,就到了刚察,从公路左边拐进一条小路,天就微微发蓝了,太阳还没出来。 小路的深处就是大湖,可迎接我们的首先 是一远一近两个淡水湖连成一片的甘子河湿 怎么以前没来过这里呢,青海湖畔的湿地大多很美很美,即便是冬季,即便是早春,不 见一点绿的时候。 湿地是生物的温床,最冷的季节都会有大 天鹅出没。 几只棕头鸥、两只白头鹘在小湖里荡漾, 水波清澈的湖面上飘着嫩黄的浮萍,一圈一 圈的涟漪像绸缎般缓缓展开,融化了水中的 白云。 已经能看见大湖壮阔的容颜了,但是,它 早已经化了,浩瀚无垠,和天空连在一起,深 不可测。几只红色的赤麻鸭在水面上浮动,鱼 鸥排成一行,窃窃私语,转动着黑色的眼珠。 又来晚了,两位摄影家叹了一声,悄悄端 起相机,搭在车窗上。我也拿起了望远镜。 鱼鸥腾空而起,呼啦啦扑打着双翅,赤麻 鸭移动纤巧的身子,开始游动,朦胧中,一对 55 万方数据 2013却南草原深处/辛茜 傲慢的黑颈鹤不慌不忙消失在岸边。 不管我们多么小心翼翼,还是惊动了它 们。蔡主席遗憾地说,前几天和司机小李来这 儿,还看到一对求爱心切的黑颈鹤,在这里跳 我心里有些沮丧。坐在车里,耐心等待。太阳的颜色越来越 红,越来越亮,照遍了湖面,闪烁的金光中,白 色的冰堆被大浪迅速推着涌向岸边,是谁说 过,开了湖的水面不再会有冰堆? 一只大天鹅独自向岸边游来,安详地梳 洗、打扮,全然不顾身后波动的浪花,又似乎 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粉白的颈项、杏黄的 颜面、黑色的嘴巴,姿态是这样的柔软、优美。 正午过后,太阳被乌云遮住了,狂风骤 起,气温徒然下降,水鸟纷纷离去。我们钻进 车里,向离刚察县120公里处的一户牧人家 宽敞的湖岸,没有人迹,连绵不绝的山峦一座连着一座,路边的芨芨草在风中摇晃,很 快,什么也看不见了。 车离开公路。绕进一条土路,开始不停地 颠簸。迎面来的大风冲撞着车子,席卷了整个 荒原。司机面前的挡风玻璃被一块弹起的石 头击开了一条缝隙,小路昏黄一片,和天空一 样被大风扬起的沙土掩盖。天地茫然,分不清 东西。这是青海湖畔常见的自然现象,有时会 一连几天,让人透不过气来。但车里的人很镇 静,摄影家蔡主席和格桑经历的太多,特别是 擅长拍野生动物的格桑,为了在恶劣条件下 寻找野生动物的踪迹,越野车开翻过两次,而 司机小李在他们的影响下,早已谙熟此道,驾 轻就熟,并以苦为乐。 我睁大眼睛,很想观察清楚经过这片大地 时的所有痕迹,无奈视力太差,只觉得晕眩。 车子刚刚进得一处避风的山脚,格桑喊了 一声,狐狸。迅疾端起相机,小李也轻轻地刹 住了车。我虽然什么也没看见,可眼前还是出 现了一只灰色狐狸的身影,眼睛像琉璃一样 闪闪发亮,那是格桑早先拍的一张照片。 多么大的风啊,石头都被吹得四处乱飞, 56 茫茫四野,身如一叶,人的力量显得那么渺小、 微弱,可野性的气息依然存在。它会到哪儿去 呢,不远的地方,一定有它的安身之地吧。 越过山冈,出现了平坦的草原,一条流动 的小溪,几件错落有致的平房,甚至还有一个 小卖部,风也没有刚才那么猛烈了。 小李为牧人家买食品,门帘一撩,出来了 一位盛装的藏族女子,门口的马桩子上还系 着一匹披红挂彩的骏马。是不是有赛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