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金枝垂白柳 >

墨遥哭笑不得

  “他喜欢女人。”墨遥说,白柳摇了摇头,“这不算理由,人生下来没有规定一定要喜欢女人和男人的,有时候人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一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他想了想,感觉不对劲,他刚刚是拿着电话去浴室和白柳说沐浴露的事(情qíng),再加上浴室的水声,白柳的音调,墨遥慌忙拨电话回去,响了十几声没人接,墨遥很有耐心,小白终于接了,“哈,老大,我忙着呢,有急事啊?”

  “你的画原地。”墨遥淡淡提醒,白柳一想也是,两人又回了原地,他的画册和工具竟然拿都还,不过呢,现场已戒严了,这是凶杀现场,尸体还躺着呢,这一路过来墨遥和白柳清点了一下,有七八人受了伤,死了两名。墨遥讨厌伤及无辜,可这一次是没有办法,这批杀手没人(性xìng),为了目标误伤无辜的人,他们不配当杀手。

  白柳似乎看得出墨遥的惊讶,他笑着说,“你和你妈打电话都不超过三分钟,和这位打电话竟然这么久,看你的神色,挂了电话后的表(情qíng),活脱脱就是古时候娘子十八相送相公赴京赶考的心(情qíng)。”

  “小哥哥给我任务了,让我去处理龙门和黑手党一些纠纷,我正要出门呢。”墨小白说,“哎,又要和小表哥打交道,我伤心啊。”

  他拿着电话走过去,浴室里的水还流淌,(热rè)气蒸得整个浴室都是(热rè)气,墨遥指着第三个抽屉说,“那里有的,我刚用的时候还(挺tǐng)多的,你都干什么了?”

  “老大!”墨小白着急地喊了一声,一声对不起卡喉咙里出不了,墨遥是无法拒绝他所有的请求的,所以也没挂了电话,他问,“怎么了?”

  墨遥蹙眉,他不喜欢被人看穿心思,他喜欢墨小白这件事收藏也藏不住的,似乎每个人都能看出来,他自认自己自控能力一直很好,可为什么无法控制这种感(情qíng),为何白柳都能看出来。

  “能和你这么熟悉的人,不多啊,能和你正常说上三句话的人也不多啊,这人和你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白柳问,他的兴趣被勾起了,对墨小白产生了别样的兴致。

  墨遥的脸黑了一半,为什么他就成了娘子十八相送不是相公十八相送?墨遥无心研究这个问题,白柳却不依不饶,“他是谁,我认识吗?”

  “我喜欢洗澡的时候用整瓶沐浴露,你不知道啊。”白柳笑得轻佻,墨遥轻骂了一声才走开,手机又放回到耳边,就匆匆听到小白说一句,“哥,我挂了啊,我还有事去忙了。”

  “也许。”白柳说道,或许是的,因为这对他而言很重要,他当然要好好保护着,墨遥摇了摇头,这里离他们的公寓并不远,开车一会儿就到了,柏林生了枪伤,造成伤亡,商场还生了枪击,水漫金山,又有三具尸体,此事非同小可,想压都压不住,因为生众目睽睽之下,没多久全世界都知道柏林生了。

  “我没事。”墨遥说,墨小白想了想,又说,“老大,我近(日rì)可能回罗马。”

  闹区如果出现狙击,那是很大的(骚sāo)乱,所以杀手选择了无声狙击,只有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听不到枪声,墨遥按着白柳摔地上,手臂一用力就抱着白柳滚到石像后,他们滚过的地上出现了一排弹孔,白柳眯起眼睛,墨遥躲狙击手视野后观看周围的可视条件。能用来当狙击方位的制高点非常少,他根据刚刚子弹的方位掠过,很快就判断杀手十一点钟方向,白柳把自己的帽子脱下来一扔,帽子比子弹打穿了好几个洞。

  这一出来,墨遥很快判定是交易市场死去的老大们的死忠做的,因为误会墨遥杀了他们的老大,这些人命都不要,就要墨遥偿还,还累计了其他无辜市民。

  墨遥很惊讶地看着白柳拿着他的画册和画具从警察局的后面走出来,他竟然把自己的东西不动声色地偷回来了,真厉害,无敌的厉害……

  小白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墨遥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自嘲地笑了,每次打电话,似乎都是小白先挂,他舍不得,每次等他挂了,他才会挂,除非他的确是有急事,否则,多听他一会儿呼吸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