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金枝垂白柳 >

所以他们很注重这一点

  白柳的游泳技术十分好,人在水里滑动得很自由,身子很漂亮,墨晨吹了一声口哨,这小孩长得温润如玉,身上线条也十分柔软,可着身材削瘦归削瘦,竟没有一点柔软之感,肌肉结实,但是单薄,似乎有无穷的力量,又似乎没什么威胁,墨晨最喜欢从身材上判断一个人的个性,可从白柳身上,没判断。

  墨晨目光一亮,这有些人是天生的,有些人的后天被影响的,可白柳似乎是天生的,他没有过女朋友,只有一位男朋友,这男朋友是名商业精英,是金融巨子,可后来两人因为理念不合给分了,那金融巨子很花心,没多久有和别的男人好上了,白柳倒是一直单身一人。

  墨晨撑着游泳池的边缘坐上来,拿过毛巾擦头发,一边擦头发一边说,“这事很简单,我们家老大最近失恋了,心情很不好,哦,不算失恋,他是单相思,结果对方不领情,他心情不好。我们家老大从小什么都好,就是闷,不爱说话,如今更是孤僻了,生人勿近,连我这个弟弟都没能和他说上什么,我看他对你挺不错的,心情好,也能笑,话也多,所以你留下来帮帮我们家老大,等他心情好一点再走。”

  墨晨继续忽悠,“你要是看老大和别人说话和相处就知道,他对你多特别,简直是好得没话说了,我是他亲弟弟的,我都没见过他笑几次呢,你多幸运啊,我觉得你在他身边,他心情会好一点,所以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你也救过他一次,那一天正是他和喜欢的人闹翻的日子,你看他多可怜,你忍心吗?”

  墨晨坐在电脑前看白柳的资料,父亲是A市人,从小移民华盛顿,是哈佛大学教授,母亲是韩国人,是一名医生,他是混血儿,跳级念书,哈佛两本一硕毕业生,主修医学和计算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科目,可他各科成绩都很高,资料显示,他在学校比较孤僻,如隐形人,和同学们也不交流,非常独。

  墨晨见白柳松了口,那叫一个欢快啊,心想着这孩子还是挺好骗的,他一半真一半假就把人给忽悠上了,不过呢,这孩子似乎对老大兴趣不大啊,不然听到老大和他是同一类人,目光没冒出狼一样的绿光,倒是有几分坦然和怜悯,墨晨缩了缩脖子,这要是让墨遥知道了,他准拿他开刀不可。

  翌日清晨,老大和墨晨自家城堡里做基本的体能训练,跑步和攀爬,他们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有强度训练,虽然不像以前繁重又密集,可保持一定的体能训练是墨家的规矩,不然体能跟不上,什么都白搭,每个月都要去黑手党的训练基地测试,若是不过关要重训的,所以他们很注重这一点。

  不算很天才,21岁才完成硕士课程,只能说明,这孩子比普通孩子聪明许多,却够不上天才,他们家小白最差也十八岁就完成所有的课程,绝对是博士以上的水平,随便拎出几个专业都是顶好的。只是大家接受教育的方法不一样,他们家有家庭教师,并没有去正规的学校念书。

  墨晨说,“我们家对这种事一点偏见都没有,只可惜他喜欢的是一个直男,人家奔着结婚去的,所以老大的心的血粼粼的,我和你说,我们家老大真的很专情的,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十几年,宠得上天入地实在没话说,十几年如一日的喜欢一个人,谁能做到?这么多年就认定一个人,也不管人家喜不喜欢他,又怕打扰了他,不敢靠近,不敢说喜欢,你说老大多可怜。”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