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槐树 >

一天中午我正在打盹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黄海市无名山下未名湖北畔的一棵大垂柳,今年一千二百岁了,有了一点灵气。

  我们树类在没成“人”之前,是通过一个特殊空间,我姑称之为“信息场”进行交流的,但也需要到一千岁之后,才有能量、有能力进入“信息场”沟通。

  因为信息场只传递声音。如果闯入我们树类信息场,应该是同类。但也不会是树仙界的人,因为上次一个树仙来传递规定时,说:“如果你不想修炼成仙,他们就不会再来;直到这个信息场有树要修炼。”

  说实话,我这树也没什么大志,也没想去成精、成仙,就想平平安安过一万年就好。另一方面,本地也没有其他树超过一千岁,就没有什么可参考的榜样。我也只在一千岁时,在本地的“信息场”(就在我的树顶上)收到“树仙界”传过来的一些规定。平时“信息场”无声无息。

  但你知道一变成人类,那种能懒就懒的习性就会伴随一生。人界人均一生写文也不超过五万字。

  “信息场”是这样的,以先长到一千岁的树为中心,每方圆一百里就形成一个信息场。刚开始是小的,就在第一个千岁树树顶上。第二个千岁树之后,就以任意两树间的最长直径形成圆球形信息场。

  成“人”倒也不是太难,你只要再坐地吸收天地灵气一千年,就可以将灵气凝聚成能量,投胎成人。但只要成人,树仙界有个规定,你在哪国,就必须用该国文字写文五百万字(当然不是无序文字),表明你在人类的一切体验过关,否则将灵亡树死。当然你也可以不变成人,如果没有其他破坏,你也可以自然活到一万岁。

  你知道我们树类,只要没遭到破坏,最高可活到一万岁,如果还没能成精、成仙,就会枯萎、自然死亡。

  如果是同类,我周围十几米内只有两棵树:东边一棵垂柳,才120岁;还有西边的小黄杨。

  这树长得可真快,第二年春就长到我最低的一个树杈处了。这树长得还跟我不一样,枝条细嫩、柔软,而且还有白色絮状的绒毛花满天飞舞。听路过的人告诉他的朋友:“这是雌树,小黄杨”。他的朋友还感叹:“真是杨柳飞絮。”我才知道,原来这小野树是女生。

  在我一千岁时,我的北边五百米处无名山下有一座道观,一年春天观里的老道不知从哪里带来一棵幼树,栽在我西边十米远的地方,口里还低声呢喃:“这可是我在中哈山最高处灵芝草繁集的地方挖来的!”

  我们树类到了一千岁时,就可以自我修炼了。但是绝大多数都没能修炼成功。因为修炼成精时,必须先经过成“人”这一关。

  第三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一天中午我正在打盹,突然有一种树顶被使劲拉扯的感觉,原来信息场在膨胀,但膨胀了大约十米就不动了。

  我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周围根本没有几百年的树,难道有什么其他生灵入侵?

分享至:

相关阅读